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2019-12-21 16:17:180


――记镇赉“鸟叔”潘晟昱

  当你归去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和我道别;

  当你归来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……

  ――题记

 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远远的地平线上,缕缕血线蜿蜒晃漾。蓦然间,太阳如一颗赤色的水晶球喷耀而出。长林冻河上下,一片金红眩目、瑰丽妖娆。

  潘晟昱藏在用秸秆搭成的窝棚里,屈着双腿,透过照相机镜头,静静凝视着朝阳下翩翩起舞的白鹤,倾听着它们的鸣叫,捕捉着它们轻灵曼妙的身姿……

  10月中旬,镇赉莫莫格湿地的清晨已是寒意凛然。拍摄时间太久,潘晟昱浑身被冻得僵硬麻木,但他仍然沉浸在天、地、朝阳、鹤群互融共生的壮美画卷中,对寒冷、饥饿、疲惫浑然不觉。

  每年的春秋两季,潘晟昱都要来这里拍摄白鹤,从最初的发现、好奇、痴迷,到后来的沉醉、忘我、融入;从风华正茂、意气风发的帅小伙,到阅尽沧桑、两鬓微霜的“鸟叔”,他和白鹤已经相知相守了14年。

  白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每年3月,它们要从江西鄱阳湖,北迁至北极圈里的雅库特度夏,9月,再由雅库特飞还,全程1万余公里。而处于嫩江和洮儿河交汇处、适宜水鸟栖息繁殖的镇赉莫莫格湿地,便成为了白鹤漫长迁徙途中的重要“驿站”。目前,全世界白鹤数量仅存4000余只,其中80%至90%的白鹤要到莫莫格停歇,停歇时间为100天左右。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2005年,就是在这里,潘晟昱与白鹤结缘,他的人生也因此改变。

  “白鹤一生太不容易了,年年要经历万里跋涉的艰苦、觅食求生的艰难、哺育幼崽的艰辛。它们在北极圈里的雅库特繁育幼鸟,秋季在莫莫格停歇后,带着幼鸟南飞鄱阳湖越冬,等来年再飞回莫莫格的时候,幼鸟已经长成了成鹤,就要与父母分别了。幼鹤对父母是非常依恋的,母亲为它觅食,一口口地喂养,父亲负责警戒,保护幼鸟与雌鹤。为了雌鹤和幼鸟的安全,雄鹤大部分时间是不吃食的,对这个家庭非常负责。可幼鸟长大了,终究要离开父母,它们也要有自己的妻子、丈夫、孩子,也要有自己的坚守、承担和付出。就是在莫莫格,长大的幼鹤,要学会独立面对生活,独立开始自己的一生。”潘晟昱说。

  经过几年的观察、跟随,潘晟昱发现白鹤和人类一样,也有敏锐的感知和复杂的情感,有手足之情,有群体生活规则,有对幸福生活的追求,有为了子女毅然牺牲自己的伟大父母之爱。每当说起这些,潘晟昱眼角都会泛起泪光。因为了解,所以爱;因为爱,所以他把它们当成了朋友和亲人。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让潘晟昱尤为感动的,是一只瘸腿鹤的故事。“大约10年前,我在白鹤湖发现了一只瘸腿鹤。其他白鹤飞翔的时候,双腿平伸。但这只瘸腿鹤一飞起来,它的一条残腿是耷拉着的,不正常,它的叫声也比较凄厉。别的成年鹤都是成双结对的,带着幼鸟组成三口之家,而它始终是一只孤鸟。它在鹤群里受欺负,一进入大鹤群,其他鹤就啄它,它只能在边上,以游离的状态,远远地跟着鹤群。白鹤在泥地里觅食,换地方的时候,双腿交替行走,很优雅。可这只瘸腿鹤办不到,它每次只能用一条好腿,从泥里一蹦,然后再用膀子一扇,这样才能保持平衡,栽栽楞楞的,觅食很费劲。但它的生命力特别顽强。2013年,白鹤的觅食地涨水,就剩路边的高岗可以停歇觅食了。但这里来往的车辆非常多,每天观察野生鸟类的游客、摄影爱好者也多。鹤群盘旋着不敢落下来。这时候,这只瘸腿鹤立功了。白鹤的习性是,只要有一只落地没有危险,其他的就敢跟着过来。那只瘸腿鹤非常勇敢,每天它都是第一个落下,为鹤群探路。于是我给它起了个名字,叫‘功勋鹤’。那年9月中旬,当鹤群从雅库特飞回莫莫格时,我没见到这只瘸腿鹤,当时我特别着急,特别难过,心想,它是不是体力不支吃不到东西了?是不是遭遇什么意外了?后来,在离鹤群觅食地两公里的地方,我意外地见到了它。它孤零零的,在一个草特别多的地方吃草。我激动得都快哭了。然后,我用了两个小时慢慢接近它,扛着相机,不去打扰,慢慢接近。瘸腿鹤开始警觉,抬头望着我,我停下来,让它看。我觉得这几年我跟随它、拍摄它、观察它,它对我应该有印象。鸟的视力特别好,但我不确定它的记性好不好,不确定它会不会记得我。果然,它望了我一会儿,然后就不怕我了,还是低头吃东西。我觉得它真厉害、真聪明,了不起!直到4年前,我还能观察到这只白鹤,但到了2016年,这只瘸腿鹤消失了,从此,我再也没有见过它。”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面对白鹤的死亡,潘晟昱伤心、难过,但他绝口不提“死”字,而是用“损失”来代替。他默默地守护着它们,他幸福地迎候它们归来,又依依不舍地看着它们离去。鹤群数量增加了,他快乐得像个孩子,幼鹤数量下降了,他焦急地四处打电话询问原因。他不敢离它们太近,怕惊扰它们;又不忍心离它们太远,他舍不得它们。别人说他为白鹤奉献了很多,他说:“白鹤教给我的更多。”

  一开始,妻子冷庭君对他爱鸟护鸟的行为不太理解:“每年白鹤春秋两季回归的时候,大约得在莫莫格停歇3个月的时间。这3个月我和孩子就见不着他影儿了。他一颗心全在白鹤身上。鹤走了,他做片子或回放视频的时候,听到白鹤的鸣叫,就像听到孩子的呼唤一样,那个高兴、那个满足。我和孩子得排在白鹤后面。”

  “有一年10月末,白鹤基本都南迁了,有3只鹤――一家三口没走。他成天跟着那3只鹤,魔怔了一样。有一天天特别冷,晚上都啥时候了,他车陷进湿地里,给我打电话。我赶到的时候,看他造得满身是泥。我又心疼又生气,问他:‘你这是图意啥?’他说他担心那3只鹤,担心有啥说道,为啥鹤群都走了它们还不走?就这么又跟了六七天,一直到3只白鹤安全飞走他才放心回家。”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“后来我想我懂他了。有一回,他带我去白鹤湖,然后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白点,当时我感觉到他的神情特别紧张,渐渐靠近后,他说:‘哎呀,真是越怕啥越来啥!’他当时就怕那个白点是一只死掉的白鹤,走近一看果然是。他的那种难过,一下子就能让人感受到。他双手捧起那只白鹤,以一个朝圣者的心态,把死去的白鹤焚化了,然后掩埋掉。当我陪他拾枯枝焚化白鹤的时候,借着火光,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泪花。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,他心里装的,不只有我们这个家,更有白鹤、有湿地,有整个美丽的世界……”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2005年到2019年,14年。湿地上的白鹤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。只要它们在,潘晟昱就在。

  14年间,潘晟昱练就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:扫一眼,基本就能判断出一群白鹤的数量,八九不离十。

  14年间,潘晟昱与莫莫格湿地附近的老乡都成了朋友,只要一有白鹤的点滴消息,老乡们立刻就会打电话给他。

  14年间,只要有人寻找白鹤,不管你是鸟类专家还是媒体记者,都要先找到潘晟昱,因为大家知道,只有他最了解白鹤的行踪。

  14年间,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潘晟昱的行为打动,成为一名爱护鸟类的义务宣传员。

  14年间,潘晟昱用一部相机记录了白鹤在莫莫格湿地停歇的珍贵瞬间,并在全国各大媒体发表了大量稿件和图片,呼吁人们爱护生态、关注白鹤。他把这群美丽精灵的生命轨迹,打造成了镇赉、白城乃至吉林省的一张闪亮名片。
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

  让潘晟昱欣慰的是,在当地党委、政府的努力下,莫莫格湿地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;湿地内捕杀鸟类的行为已经极为少见;人们对鸟类的保护意识逐步提高,救助受伤的鸟儿已成为当地人的习惯……

  潘晟昱有很多头衔,镇赉县宣传服务中心副主任,白城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考察委员会委员,镇赉护飞队队长等,但他最看重的,是“鸟叔”这个称谓。他常说,我们和环境、动物是命运共同体,保护它们,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。

  和勇敢的人类一样,野生动物穷尽所有气力顽强求生,以它们的飞翔、奔跑、跳跃,追求着生命的尊严和自由,有了它们阳刚、优雅的身影,才有了这个多姿多彩的斑斓世界,才有了如诗如画的美丽中国。

  在爱鸟护鸟这条路上,潘晟昱正大步走着,他的背影有些苍凉,但绝不孤单。和他同行的人都听得到来自他内心深处的声音,那是潘晟昱对白鹤、对野生鸟类最深情的告白:“当你归去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和我道别;当你归来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……”(贾涤非 王鸿燕 孟凡秋)

  当你归去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和我道别;  当你归来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……  ――题记 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远远的地平线上,缕缕血线蜿蜒晃漾。蓦然间,太阳如一颗赤色的水晶球喷耀而出。长林冻河上下,一片金红眩目、瑰丽妖娆。  潘晟昱藏在用秸秆搭成的窝棚里,屈着双腿,透过照相机镜头,静静凝视着朝阳下翩翩起舞的白鹤,倾听着它们的鸣叫,捕捉着它们轻灵曼妙的身姿……  10月中旬,镇赉莫莫格湿地的清晨已是寒意凛然。拍摄时间太久,潘晟昱浑身被冻得僵硬麻木,但他仍然沉浸在天、地、朝阳、鹤群互融共生的壮美画卷中,对寒冷、饥饿、疲惫浑然不觉。  每年的春秋两季,潘晟昱都要来这里拍摄白鹤,从最初的发现、好奇、痴迷,到后来的沉醉、忘我、融入;从风华正茂、意气风发的帅小伙,到阅尽沧桑、两鬓微霜的“鸟叔”,他和白鹤已经相知相守了14年。  白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每年3月,它们要从江西鄱阳湖,北迁至北极圈里的雅库特度夏,9月,再由雅库特飞还,全程1万余公里。而处于嫩江和洮儿河交汇处、适宜水鸟栖息繁殖的镇赉莫莫格湿地,便成为了白鹤漫长迁徙途中的重要“驿站”。目前,全世界白鹤数量仅存4000余只,其中80%至90%的白鹤要到莫莫格停歇,停歇时间为100天左右。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2005年,就是在这里,潘晟昱与白鹤结缘,他的人生也因此改变。  “白鹤一生太不容易了,年年要经历万里跋涉的艰苦、觅食求生的艰难、哺育幼崽的艰辛。它们在北极圈里的雅库特繁育幼鸟,秋季在莫莫格停歇后,带着幼鸟南飞鄱阳湖越冬,等来年再飞回莫莫格的时候,幼鸟已经长成了成鹤,就要与父母分别了。幼鹤对父母是非常依恋的,母亲为它觅食,一口口地喂养,父亲负责警戒,保护幼鸟与雌鹤。为了雌鹤和幼鸟的安全,雄鹤大部分时间是不吃食的,对这个家庭非常负责。可幼鸟长大了,终究要离开父母,它们也要有自己的妻子、丈夫、孩子,也要有自己的坚守、承担和付出。就是在莫莫格,长大的幼鹤,要学会独立面对生活,独立开始自己的一生。”潘晟昱说。  经过几年的观察、跟随,潘晟昱发现白鹤和人类一样,也有敏锐的感知和复杂的情感,有手足之情,有群体生活规则,有对幸福生活的追求,有为了子女毅然牺牲自己的伟大父母之爱。每当说起这些,潘晟昱眼角都会泛起泪光。因为了解,所以爱;因为爱,所以他把它们当成了朋友和亲人。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让潘晟昱尤为感动的,是一只瘸腿鹤的故事。“大约10年前,我在白鹤湖发现了一只瘸腿鹤。其他白鹤飞翔的时候,双腿平伸。但这只瘸腿鹤一飞起来,它的一条残腿是耷拉着的,不正常,它的叫声也比较凄厉。别的成年鹤都是成双结对的,带着幼鸟组成三口之家,而它始终是一只孤鸟。它在鹤群里受欺负,一进入大鹤群,其他鹤就啄它,它只能在边上,以游离的状态,远远地跟着鹤群。白鹤在泥地里觅食,换地方的时候,双腿交替行走,很优雅。可这只瘸腿鹤办不到,它每次只能用一条好腿,从泥里一蹦,然后再用膀子一扇,这样才能保持平衡,栽栽楞楞的,觅食很费劲。但它的生命力特别顽强。2013年,白鹤的觅食地涨水,就剩路边的高岗可以停歇觅食了。但这里来往的车辆非常多,每天观察野生鸟类的游客、摄影爱好者也多。鹤群盘旋着不敢落下来。这时候,这只瘸腿鹤立功了。白鹤的习性是,只要有一只落地没有危险,其他的就敢跟着过来。那只瘸腿鹤非常勇敢,每天它都是第一个落下,为鹤群探路。于是我给它起了个名字,叫‘功勋鹤’。那年9月中旬,当鹤群从雅库特飞回莫莫格时,我没见到这只瘸腿鹤,当时我特别着急,特别难过,心想,它是不是体力不支吃不到东西了?是不是遭遇什么意外了?后来,在离鹤群觅食地两公里的地方,我意外地见到了它。它孤零零的,在一个草特别多的地方吃草。我激动得都快哭了。然后,我用了两个小时慢慢接近它,扛着相机,不去打扰,慢慢接近。瘸腿鹤开始警觉,抬头望着我,我停下来,让它看。我觉得这几年我跟随它、拍摄它、观察它,它对我应该有印象。鸟的视力特别好,但我不确定它的记性好不好,不确定它会不会记得我。果然,它望了我一会儿,然后就不怕我了,还是低头吃东西。我觉得它真厉害、真聪明,了不起!直到4年前,我还能观察到这只白鹤,但到了2016年,这只瘸腿鹤消失了,从此,我再也没有见过它。”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面对白鹤的死亡,潘晟昱伤心、难过,但他绝口不提“死”字,而是用“损失”来代替。他默默地守护着它们,他幸福地迎候它们归来,又依依不舍地看着它们离去。鹤群数量增加了,他快乐得像个孩子,幼鹤数量下降了,他焦急地四处打电话询问原因。他不敢离它们太近,怕惊扰它们;又不忍心离它们太远,他舍不得它们。别人说他为白鹤奉献了很多,他说:“白鹤教给我的更多。”  一开始,妻子冷庭君对他爱鸟护鸟的行为不太理解:“每年白鹤春秋两季回归的时候,大约得在莫莫格停歇3个月的时间。这3个月我和孩子就见不着他影儿了。他一颗心全在白鹤身上。鹤走了,他做片子或回放视频的时候,听到白鹤的鸣叫,就像听到孩子的呼唤一样,那个高兴、那个满足。我和孩子得排在白鹤后面。”  “有一年10月末,白鹤基本都南迁了,有3只鹤――一家三口没走。他成天跟着那3只鹤,魔怔了一样。有一天天特别冷,晚上都啥时候了,他车陷进湿地里,给我打电话。我赶到的时候,看他造得满身是泥。我又心疼又生气,问他:‘你这是图意啥?’他说他担心那3只鹤,担心有啥说道,为啥鹤群都走了它们还不走?就这么又跟了六七天,一直到3只白鹤安全飞走他才放心回家。”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“后来我想我懂他了。有一回,他带我去白鹤湖,然后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白点,当时我感觉到他的神情特别紧张,渐渐靠近后,他说:‘哎呀,真是越怕啥越来啥!’他当时就怕那个白点是一只死掉的白鹤,走近一看果然是。他的那种难过,一下子就能让人感受到。他双手捧起那只白鹤,以一个朝圣者的心态,把死去的白鹤焚化了,然后掩埋掉。当我陪他拾枯枝焚化白鹤的时候,借着火光,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泪花。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,他心里装的,不只有我们这个家,更有白鹤、有湿地,有整个美丽的世界……”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2005年到2019年,14年。湿地上的白鹤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。只要它们在,潘晟昱就在。  14年间,潘晟昱练就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:扫一眼,基本就能判断出一群白鹤的数量,八九不离十。  14年间,潘晟昱与莫莫格湿地附近的老乡都成了朋友,只要一有白鹤的点滴消息,老乡们立刻就会打电话给他。  14年间,只要有人寻找白鹤,不管你是鸟类专家还是媒体记者,都要先找到潘晟昱,因为大家知道,只有他最了解白鹤的行踪。  14年间,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潘晟昱的行为打动,成为一名爱护鸟类的义务宣传员。  14年间,潘晟昱用一部相机记录了白鹤在莫莫格湿地停歇的珍贵瞬间,并在全国各大媒体发表了大量稿件和图片,呼吁人们爱护生态、关注白鹤。他把这群美丽精灵的生命轨迹,打造成了镇赉、白城乃至吉林省的一张闪亮名片。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  让潘晟昱欣慰的是,在当地党委、政府的努力下,莫莫格湿地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;湿地内捕杀鸟类的行为已经极为少见;人们对鸟类的保护意识逐步提高,救助受伤的鸟儿已成为当地人的习惯……  潘晟昱有很多头衔,镇赉县宣传服务中心副主任,白城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考察委员会委员,镇赉护飞队队长等,但他最看重的,是“鸟叔”这个称谓。他常说,我们和环境、动物是命运共同体,保护它们,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。  和勇敢的人类一样,野生动物穷尽所有气力顽强求生,以它们的飞翔、奔跑、跳跃,追求着生命的尊严和自由,有了它们阳刚、优雅的身影,才有了这个多姿多彩的斑斓世界,才有了如诗如画的美丽中国。  在爱鸟护鸟这条路上,潘晟昱正大步走着,他的背影有些苍凉,但绝不孤单。和他同行的人都听得到来自他内心深处的声音,那是潘晟昱对白鹤、对野生鸟类最深情的告白:“当你归去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和我道别;当你归来的时候,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……”(贾涤非 王鸿燕 孟凡秋)
[最美林业故事]请以你的鸣叫呼唤我扫码获取最新信息农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:农苗网www.nongmiao.com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为农苗网www.nongmiao.com独家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农苗网www.nongmiao.com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,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。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。轻松点击,马上关注工作日9:00-18:00点击联系